新新小說網 > 吃貨唐朝 > 第七百七十一章 這差距也太大了

第七百七十一章 這差距也太大了

小說:吃貨唐朝作者:肥皂快樂水字數:0更新時間 : 2019-10-15 05:49:00
那個中年婦女聽到了后面的腳步聲,她轉過頭來一看,頓時嚇得尖叫起來,腳下一軟倒在了地上。

        那個青年男子惡狠狠地叫道:“你這個該死的惡婦,給我去死吧!”說著,他上前一步,將尖刀刺向那個中年婦女。

        “住手!”

        正在這時,旁邊傳來了一聲怒吼。接著,從巷子旁邊的屋頂上、墻頭上和門洞里沖出來了幾條便裝大漢,一個擋在了中年婦女的身前,其余的人朝著那個青年男子撲去。

        青年男子一時驚呆了,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被一條大漢用刀架在了脖子上。一條大漢從青年男子的手中奪下了他的尖刀,在他膝蓋上猛踢一腳,將他踢倒在地,眾人七手八腳將他捆綁了起來。

        為首的一條大漢說道:“快去給欽差大人報信,就說拿到殺人犯了。”

        “是,大人。”一條大漢應聲飛奔而去。

        不久以后,武威縣衙。

        張年正在公堂上辦公,堂下面的捕快班頭王快哭喪著臉說道:“大人,那個商人高允所提供的證人,已經從盂縣回來了,他能夠證明高允他當時并不在殺人現場。”

        張年不悅地說道:“看看你們辦的事情。讓人去他家中通知他吧,告訴他,他的嫌疑已經解除了,可以自由離開本縣了。”

        王快害怕受到縣令大人的責罰,急忙說道:“大人,小人親自去通知他吧,順便再去勘察一下案發現場,看看還有什么遺漏的線索。”

        張年看透了他的心思,可是知道他已經盡力了,他無奈的揮揮手說道:“行了,你去吧!”

        王快如釋重負,急忙向外走去。

        正在這時,外面有人喊道:“欽差大人到!”

        張年等人急忙向外走前去迎接,他們剛走到門口,狄仁杰等人已經進來了。

        等到眾人相互見禮,大人們就座以后,王快向狄仁杰等人行禮說道:“欽差大人,縣令大人,您們慢慢談,小人先告退了。”

        張年不耐煩地揮揮手,示意他趕緊走,別在這里礙眼了。

        王快急忙向外走去。

        狄仁杰問道:“等一下,王班頭,你干什么去啊?”

        王快拱手說道:“回欽差大人的話,小人去尋找連環殺人案的線索。”

        張柬之笑道:“王班頭,你就不用去了。案子已經破了,兇手已經落網。”

        “什么?”眾人都大吃一驚。

        張年吃驚得站了起來,不可置信地問道:“欽差大人,您說抓到那個殺人兇手了?誰抓到的?怎么回事兒?”

        張柬之笑道:“縣令大人請坐,咱們先喝茶,稍候片刻,等人犯到了再說吧。”

        不久以后,幾條大漢押解著一個年輕人走了進來,在他們的身后還跟著一位中年婦女。

        幾條大漢將那個年輕男子按在地上跪下,為首的一條大漢操著涼州地區的口音,拱手說道:“大人,卑職等幸不辱使命,將殺人案犯當場抓獲。這是案犯行兇的兇器。”

        說著,他將一把半尺多長的尖刀雙手舉起。

        張年等人看到這些大漢沒有見過,不過他們個個威武彪悍,與狄仁杰等人身邊的那四位士兵身上的氣質十分相似。他們明白了,原來狄仁杰等人帶來的并不只是那四位隨身的護衛,暗中還隱藏了人手。

        張年等人猜得沒錯,狄仁杰等人帶來的十個人當中,暗中跟隨的六個人是李佑特地為他們挑選的涼州籍市士兵,他們熟悉當地的情況,便于為狄仁杰等人暗中提供幫助。

        狄仁杰說道:“辛苦了,李隊正,你們把案犯和物證交給王班頭他們。然后說說現場的情況吧。”

        “是,欽差大人。”為首的大漢名叫李光路,是飛虎軍的一名分隊隊正。

        李光路說道:“大人,按照您的吩咐,卑職暗中跟著王家娘子,每日下午在街市閑逛,接連幾天都沒有動靜,就在不久前,卑職等發現了這個家伙跟蹤王家娘子,于是暗中示意王家娘子前往寧安寺旁邊的背靜之處,給這家伙制造動手的機會。

        卑職等人提前趕到巷子里埋伏,在這家伙行兇時將其當場拿獲。”

        張年等人十分驚奇,不知道狄仁杰等人是如何知道此人會行刺這位中年婦人的。

        這時,狄仁杰說道:“張大人,這個案子由你來審吧。”

        這個案子是發生在武威縣境內的,按說是該由張年來審理,可是他實在是沒臉審理這個案件,整整三年的時間,他都沒有取得任何的進展,人家欽差大人來了不過幾天,不僅破獲了案件,還將殺人兇犯擒獲。這差距也太大了吧?

        他不好意思地說道:“欽差大人,這個案件還是由您來審理吧,就讓下官在一旁好好的觀摩一下。”

        狄仁杰也不再推辭,坐在了縣令的位置上。他伸手拿起驚堂木在案子上一拍,喝道:“堂下的人犯,抬起頭來。”

        那個年輕人在掙扎的時候,頭發散亂遮擋在了臉上,一時看不清面目。王班頭伸手替他梳攏了一下頭發,露出了他的臉來。

        張年看到此人有些面熟,一時卻想不起來。王班頭認出了此人,他驚奇的說道:“這不是趙先生嗎?”

        張年想起來了,此人名叫趙寒,是武威有名的才子,曾經參加過貞觀12年科舉考試,雖然沒有考中貢生,在當地也有一定的名望,他現在在私塾任教,并為人代寫法律文書和書信為生。

        此刻,趙寒已經冷靜下來了,他鎮定地回答著狄仁杰的問話。他承認企圖刺殺王家娘子,但是對于以前發生的其他案件,一概不予承認。

        他熟悉唐朝的法律,知道自己現在所犯的罪行不過是殺人未遂,并且對被害人并沒有造成真正的傷害。他罪不至死,最多被判流放。

        狄仁杰看著他否認自己是連環殺人案的兇手,也沒有著急。他問道:“你為何要刺殺王家娘子。”

        趙寒說道:“草民一時認錯人了。”

        李光路說道:“你胡說。”

        他對狄仁杰說道:“大人,當時此人要從背后刺殺王家娘子,王家娘子發現他之后驚嚇倒地。卑職可以肯定此人已經看清楚了王家娘子的面目,可是他仍然繼續要刺殺王家娘子。”

        “是啊,大人,小人們都可以作證。當時小人還聽道他喊:‘你這個惡婦,去死吧!’”其他的士兵補充說道。

        狄仁杰問道:“堂下人犯,王家娘子與你有何冤仇,你為何要將她置于死地?”

        趙寒說道:“大人,草民承認想殺死這個惡婦,是因為草民不久前夜間做了個噩夢,夢中有一個女鬼要向草民索命。后來有仙人指點,讓草民見到這個女鬼后一定要將它除掉,否則的話,草民會夜夜被噩夢纏身,永遠無法解脫。

        這幾天小人的確是睡不安穩,這種滋味兒簡直令草民痛不欲生。

        今日小人見到了這位娘子,看到她的長相與夢中的惡鬼相仿,一時之間犯了糊涂,險些釀成了大錯。草民有錯,愿意向這位王家娘子賠罪。”說著他就朝著王家娘子深深地鞠了一躬。

        趙寒不認識這位王家娘子,一時之間讓他編出與王家娘子有何仇恨過節,他根本就編不出來。于是他就編造了夢中與王家娘子結怨的謊言。

        他現在的頭腦十分清醒,反正只是殺人未遂,官府也只能夠以此來定罪。

        張年和王班頭看到趙寒如此的狡辯,都十分氣憤,此時他們已經認定了此人就是連環殺人案的兇手。可是,如何才能揭穿此人呢?他們一時也想不到有什么好的辦法。

        狄仁杰說道:“堂下人犯,其實你并非是認錯了人。你應該對她很熟悉。或者說對她身上的某些東西很熟悉,你夢中經常能夠夢到的也是些東西。這些東西一直在折磨著你,逼著你要來刺殺王家娘子。”

        趙寒微微顫抖了一下,看來是狄仁杰的話觸動了他。不過,他很快就鎮定了下來。說道:“大人,草民聽不懂您的話。草民的確不認識王家娘子,只是鬼迷心竅一時糊涂,才險些做出了錯事。”

        狄仁杰說道:“你不承認認識王家娘子,也不承認跟她有仇怨,這也沒有關系。我先講一個故事給你聽吧。”

        狄仁杰說道:“從前有一個孩子,有疼愛自己的父母,生活得十分快樂。可是后來,他的母親意外的去世,他的父親為他娶了一個繼母。

        娶個繼母不喜歡這個孩子,對他百般的羞辱,令就這個孩子的生活陷入了苦難之中。那個……”

        狄仁杰慢慢的講著故事,他聲情并茂地描繪了一幅凄慘的畫面:一個長相與王家娘子有些相仿的女人,惡狠狠的打罵羞ru一個男孩兒。那個男孩兒常常以淚洗面,眼睛中充滿了仇恨。他發誓自己長大以后,一定要殺了這個惡毒的婦人。

        隨著狄仁杰故事的深入,眾人都發現趙寒身體顫抖得越來越厲害了,喘氣的氣息明顯的開始急促起來。

        狄仁杰看到眼里,愈發生動地刻畫了起來。

        “你不要再說了。”趙寒突然喊叫了起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homyfh.live。新新小說網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xinxin001.com
pk10一天保持赢一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