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小說網 > 諸天旅人 > 第七百零二章 萬古紅塵!(四千六百字)

第七百零二章 萬古紅塵!(四千六百字)

小說:諸天旅人作者:鹿食萍字數:0更新時間 : 2019-07-07 18:03:56
那是一道至皇至正的光芒,璀璨無比,自命運的線絡上而來,好似宇宙誕生之初的那抹亮意。

        僅在周乙動容瞬間。

        這一道光芒便殺入了周乙所在的宇宙。

        轟!

        出現的是一個白衣中年,掌刀、拳劍,每一式之中,都匯聚百萬宇宙之力,能輕易摧毀無窮的天地。

        在他的氣勢壓來的一瞬,周乙的體內宇宙,產生了可怕的崩毀。

        驚天動地的聲響,宇宙內潮汐翻涌,風暴叢生……

        諸多世界都在消亡。

        毀滅的浪潮淹沒了眾多大界。

        周乙迅速反應,本能的迎擊。

        拳印倏出。

        霸氣轟殺!

        轟!

        浩大拳意迎擊而上。

        短短剎那,二人便已經交手兆億千回,拳腳相鷹。

        二者恐怖的拳意擠壓的周圍的無邊虛空,都在爆碎,在重生。

        “殺!”

        白衣中年威聲一喝。

        無窮巨力加身的拳意覆蓋向了面前的無盡時空,滾滾如海洋,朝著周乙拍擊了過來。

        周乙不甘示弱,即便如今進入了多元宇宙級,肉身相搏的經驗,卻是半點沒有落下。

        咔!

        嘭!

        二人迅速交手,身體相撞,發出了擂鼓般的響動。

        恐怖的波動,影響了眾多時空。

        不知道有多少周乙的彼時空身,在這不斷地交手之下,破碎成了風沙。

        一切迎來一場大混亂。

        而那中年人目露奇色,沒想到這個自我的反擊能力如此出眾。

        “在多元一級,你的確已經算是一個戰力不凡的太一了,但是在我太蒼面前,凡道祖之下的眾化之身,皆是我的垂釣之魚兒!”

        中年人冷喝一聲,出手快若絕倫,超出了時空的概念。

        二人從周乙的體內宇宙打了出去。

        周乙感受到了對方比自己修為和境界都稍高一層的壓力,卻是眉頭都沒皺一下,冷淡回應:“那就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他并不對這另一個自己太蒼的突然殺至感到憤慨。

        這只不過是一個和自己差不多的太一罷了。

        他這一千多萬年來,也是在做著和太蒼一樣的事情,在茫茫太無之中垂釣無盡的自我,企圖在那些自我的身上收獲道祖的方向,奪走其可能誕生的有無之力,使得自己更進一步。

        這些人都是自己。

        自己奪取自己,更是連半點罪惡感都不會產生。

        他們這些眾化之身,注定了是必須要有一人參破至高太一半步之謎,收束這眾多自己的,所以,自己對自己的所做一切,根本不必有任何負擔。

        這些眾化太一,每一位,都是競爭者。

        都是只能存一,不能共存的對象。

        所以,太蒼這樣的自己到來,是周乙早就有準備的。

        他猜測自己五六百萬年的時候,便可能會遇到其他的同境自我殺至,如今一千多萬年才來,已經算是晚的了。

        二人不斷地碰撞,揮動大千重拳,打的各自身軀如同悶雷般作響,也嘴角都出現了紅絲。

        很明顯太蒼的力量和境界,都在周乙之上,壓了周乙半頭。

        太蒼快速靠近周乙,掌中出現了一件兵器,眸光冷冽:“你的拳意之中,有和我相當的東西,若是能將你這具投影垂釣上來,歸于我身,我必能在晉升道祖的方向,前進一大步。”

        他的是周乙身上的有無之力雛形。

        那可改變命運的信念之力。

        可周乙又何嘗不是相同的想法,這么些年,一直垂釣的都是未能參悟演化出命運之力的自我,一千多萬年自己的修行也有進步,可是水磨工夫實在緩慢。

        若是能夠將面前太蒼身上無中生有力量雛形奪過來,也會省去他近億年的獨自修行。

        “帝如意!”

        周乙向前踏步,宛若古老道祖出巡,擲出了與自己心神相交,匯聚了一切信念的伴身兵器。

        帝如意之上透出一種神秘的氣質,有虛實氤氳彌漫,古氣圍繞,讓人感受到一種“無物不中”的氣機。

        便仿佛,它只要扔出去,便一定會砸中敵人。

        這已經是命運般的概念了。

        是道祖有無的雛形,給兵器施加以絕對概念。

        必中!

        雖然周乙的道祖之力,還只是雛形,但憑這一刻表現出來的可怕能力,已經勝過了太多的多元無壽境界存在,這便是他這一千多萬年的領悟。

        然而太蒼卻是根本不懼,反而在那一瞬露出了更加狂熱的欣喜。

        周乙的道祖之力領悟的越是不凡,便更加堅定了,他一定要將這投影的自身釣上來,化為自己的一部分。

        在這等存在的爭鋒中,時間已經沒了概念,歲月也失去了意義。

        周乙擲出帝如意的那一瞬或許很短,但是在某種情況下,也是永恒。

        但不管事永恒還是剎那,都無法阻止那一擊,狠狠要砸中太蒼的事實。

        太蒼在那一瞬卻是不退反進,頭頂多出了一方大印,好似至高無上的帝王權柄,縷縷金黃色古氣纏繞其上,演化諸多宇宙的開辟,千萬小世界于焉誕生。

        太蒼印!

        每一位眾化太一都不是凡俗,都是天生道祖的種子,所以在同境界的時候,誰又會比誰差?

        周乙凝練出了“必中”的帝如意,太蒼也有自己的至寶“太蒼印”。

        鏗鏘!

        火星四濺。

        兩樣多元宇宙級的至寶碰撞,迸濺處的火星,化身成了億萬火光世界,然后在太無中被淹沒。

        砰!

        砰!

        砰!

        周乙眸光冷漠,不斷揮擊著帝如意朝著太蒼砸去。

        太蒼印卻好似一個烏龜殼一般,牢牢地護住太蒼,讓帝如意縱然必中,也無法傷到太蒼。

        反而在這連續不斷的極端碰撞中。

        “咔嚓”。

        二人的至極兵器,全都出現了裂紋。

        自修行以來,周乙的兵器從來沒有裂過。

        這是第一次。

        太蒼。

        另外的自己。

        眾化太一之身的其中一個。

        樣樣都不輸于自己,讓周乙回憶起了當初和無雙戰斗的艱難。

        他可以居高臨下的垂釣起來眾多的弱小自己,但是面對痛經的自己,同樣的際遇,同樣的天賦。

        真真實實的就是鏡子中自己。

        就是另一個自己。

        二人兵器上的裂紋越來越多。

        白衣中年大喝一聲,帶有睥睨笑意,卷動無邊時空中的神則,朝著周乙淹沒了過去。

        他們連續交手,從近身肉搏到兵器交鋒。

        肉搏周乙因力量不足,落入了下風。

        在兵器上二人勢均力敵。

        如今又拼到了境界法力。

        轟蕩!

        億萬時空疊加,宛若一面面鏡子,咔嚓嚓的破碎成一片。

        神則的交鋒。

        時空的汪洋。

        宇宙在破碎,浪潮迭起,一浪高過一浪,沖擊的周乙的宇宙世界內,滿目瘡痍。

        “原來你體內還有隱患。”

        白衣中年目光一亮,在大戰之中,雙眸洞穿了無限的空間與時間,落在了周乙的體內。

        那是一個灰袍老道。

        還有另一方宇宙中的一大片生靈。

        都是周乙體內頑疾一樣的存在。

        他們察覺到了周乙在面對一個大敵,在內宇宙之中開始同樣反水。

        老道蒼老的嗓音,帶有惡毒,笑聲震蕩周乙體內的十方宇宙,“一千多萬年前,你自信一定能笑到最后,什么縱然我以后復蘇過來,也逃不過你的鎮壓。”

        “現在呢,又如何?你自己不也和當初的我一樣了,內有反抗,外有大敵!”

        千萬年后在無盡本源中重新復蘇的造化玉碟意志,在周乙的內宇宙之中掀起驚天浪潮,要將周乙從宇宙至尊的位子上拽下來。

        除他之外,還有荒天帝、獨孤敗天等人。

        他們或許在這千萬年里沒有了推翻周乙的想法,因為周乙的統治宇宙,并沒有給眾生定下約束。

        可是他們在知道了頭上有著一片穹頂始終壓著的時候,身為一代蓋世人杰的這些個,豈會甘心,所以千萬年的時光里面,他們也早就將目的化為了,超脫出周乙的內宇宙,走出自己的天地。

        所以,就在這一刻。

        “呵哈哈……”

        白衣中年太蒼的笑聲充滿著篤定信心。

        他的宏大無窮法力,宛若一片片的星空汪洋,卷動萬千時空重疊而來。

        四面八方都是他的意志擠壓,在外部要將周乙擠壓成泥。

        而內部又有造化玉碟和荒天帝人抓住機會想要超脫出去。

        這一刻,內外遭攻,周乙儼然是陷入了最危險的境地。

        他身軀踉蹌,被內外夾攻的搖搖欲墜,大口咳血。

        太蒼抓住機會,一瞬之間,飛速踏歲月時光而來,將身形隱藏在無邊的宇宙汪洋神力之中。

        剎那一息。

        他一只潔白大掌,細膩可見掌紋,出現在了周乙的頭頂。

        就要在周乙被內外夾攻的瞬間,拍下定勝負的一掌,收回周乙這個化身。

        可是,同樣就在這一瞬。

        在這一掌下的周乙眸光閃爍。

        霎時,無窮恐怖的氣勢在周乙的身上暴漲起來,好似一個遙遠的某種呼喚,充滿著命運的使然。

        “啊!”太蒼瞬間失聲,察覺到了不妙。

        就在他心覺上當的時刻,卻是已經晚了。

        只見在他拍來的這一掌之上。

        忽然多出了一個面色冷漠的身軀形象。

        另一尊周乙。

        不,是另一尊太一!

        就在太蒼一掌要定鼎戰局的一瞬,場中忽然多出了又一名太一。

        是真真切切的存在,不是化身,而是和他們有著同樣宇宙本源的另一位太一。

        光!

        刺目璀璨的光芒。

        太蒼猝不及防被這入場的另一尊太一一拳轟殺在了背后,橫飛了出去。

        他面色變化。

        然而,橫飛出去的勢頭還未減弱。

        他又感覺到了背后的無限殺機。

        是一桿長矛!

        又一尊太一!

        又多出了一尊太一。

        除過他和周乙,以及剛出現的那尊太一之外的又一尊!?!

        太蒼連續的猝不及防,完全上當,被一矛洞穿,橫甩了出去。

        同一時間,周乙毫不猶豫,宛若飛龍上天,殺念無窮傾瀉而出,聯合其他兩大太一,共同欺身而上,殺向了太蒼。

        太蒼渾身浴血。

        前一刻還擁有無限戰意,斗志昂揚的他,這一刻情緒激烈,難以承受這反轉的猝不及防。

        但他還不至于這樣都不理解,是怎么回事。

        “你從我殺來的時候,就在示敵以弱,引我上當,以求這陡然出動最后厲害本錢的千鈞一發之機!”太蒼捂著心口泊泊流出的道血,眸光冷酷,逼視著周乙。

        就連體內宇宙的造化玉碟和荒天帝等人,也同樣察覺到了周乙于低谷中一躍而起,扭轉了局面。

        造化玉碟嘶聲咆哮,作為早就領教過周乙的陰險狡詐的他,第一刻就想到了剛才周乙表現出的虛弱只是一個幌子:“你這個心被狼吃了的奸詐之徒……”

        太無蒼茫的命運軌跡上。

        周乙蓋天一掌劈下。

        宏大道音傳向了內宇宙和太蒼。

        “早就知道了遲早有一日,會有其他的我來找上門來,我又豈會毫無準備。”

        若是明知道來者甚強,不能抵抗,敗局已定的話,那么周乙便應該在第一瞬間,就利用諸天王令逃走才是。

        之所以來留下與之一戰,自然是因為心中本錢甚足,不懼一戰。

        縱然太蒼的修為與境界都高他一籌,但周乙同樣不懼。

        便是因為他得自當初荒天帝的他化自在法靈感,在成就仙帝的時候,就領悟出了屬于自己的因果大化。

        因果大化可化出完整的自身,不是虛幻的投影,而是完完全全的另外的太一。

        在仙帝境的時候,周乙能夠化來的還只是比他境界弱的太一,但是自他成就無壽境,后來又在太無蒼茫中垂釣了一千萬年,早已經在這門因果大化之上,攢夠了本錢,可以一次性化來兩尊同境界的太一,并且完全受自己掌控。

        但縱然有這個本錢,若是對上經驗與歲月甚大的太蒼,恐怕還是勝算不大。

        太蒼顯然要比周乙垂釣自身的歲月要久,即便其沒有化來其他自我的本事,也積攢了或吞噬了其他太一的修為法力,可有與三兩個太一加起來一抗的實力。

        所以周乙便一開始藏拙,示敵以弱,在太蒼自以為勝負已定,施展最后一擊,全神貫注的時候,于無聲處生驚雷,忽然亮出本錢,殺了太蒼一個猝手不及。

        若論戰斗經驗和算計,周乙豈是輸于他人之輩。

        一下子扭轉了戰局,蓋天一掌之下,又有其他兩大太一攜手。

        太蒼軀體撒血。

        體內的異動也被周乙強制壓下。

        眼看著太蒼就要被周乙反垂釣,化為自身的時候。

        這個白衣中年卻是喋血大笑:“好驚艷的法,但卻不是吃定了我,讓你看看我最后的神通,勝負可還未定。”

        “萬……古……紅……塵!”

        三尊太一的重擊,狠狠地轟殺在了太蒼身上。

        他卻于那一瞬間迸發出了赤紅的光芒。

        一剎那之間。

        宇宙輪回。

        滄海桑田。

        紅塵百態。

        眾生萬象。

        紅塵細絲,染紅了一大片宇宙,將周乙都卷入了進去。

        而被周乙化來的兩大太一,則是在這一刻被太蒼以異法打斷了命運之呼喚,消失在了原地。

        太蒼的這一舉動,不是自殺,而是施展出了一門至極的大神通。

        讓周乙與他陷入一種迷茫的輪回,失落于萬古之中。

        “吾心化道!”

        在赤紅的光芒席卷,染紅一切之前。

        周乙的聲音鎮定的傳出。

        不管是對體內,還是對體外:“那便借你**,做一場萬古大夢,看誰是夢中人,誰是身醒客……”

        他自信無比,無懼一切。

        這**讓他嗅到了契機,正是一場磨練。

        對于曾經長生道人起了一個雛形的輪回之參悟。

        隨即。

        一朵潔白的道花,碩大無比,鋪天蓋地,將這萬億丈的宇宙紅塵之芒全都融入了進去。

        那朵潔白的花之上添上了凄美的紅絲,由根至上,兩相交雜,紅白相間。

        就連周乙體內的一切生命,同樣也被卷入了這場大夢之中。

        …………

        于死寂的太無之中。

        紅白相間的偌大花朵,陡然其中閃爍了一枚令牌的虛影。

        而后一瞬。

        太無被辟開,諸天王令指向未知一界,引渡這朵花去向了那一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homyfh.live。新新小說網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xinxin001.com
pk10一天保持赢一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