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小說網 > 我就是超級警察 > 163、如何抓到神秘人?【五千字大章,求訂閱求月票】

163、如何抓到神秘人?【五千字大章,求訂閱求月票】

小說:我就是超級警察作者:李氏唐朝字數:5078更新時間 : 2019-07-14 10:00:00
  顧晨從獲得視覺剪切技能之后,仔細回想了一下當時在辦公室里,自己是如何精準分析出盧薇薇抽屜里薯片的情況。

  頓時,顧晨不由感慨……

  這玩意兒獲得的時間還真是恰到好處。

  自帶像素的眼睛,可分析可儲存的圖像處理功能,仿佛給自己的眼睛裝上了智能相機。

  在捕捉可疑物體時,視線中會出現一個紅色的方框進行自動對焦,自動定位可疑地點。

  顧晨目前看到的,是一墻之外,草坪里果露出來的一處凸起的物體。

  黑色,成立方體結構。

  要不是那一道月光,顧晨可能就完美錯過了。

  按照技能使用程序,顧晨快速眨眼兩下。

  伴隨著腦海中蹦出的一聲“咔嚓”的聲響,眼前的視覺界面,自動成像。

  顧晨隨機選擇了分析:

  “視覺剪切技能分析(初級):百分之六十是音響,百分之二十是家具,百分之十是皮箱,百分之五是餐具,百分之五是其他。”

  看著分析完畢的東西,顧晨腦海中冒出一個黑人問號臉。

  “音響?這地方怎么可能會有音響?會不會是搞錯了?還是說因為技能是初級的原因?”

  顧晨也不相信,荒郊野外竟然會有音響這種看似不可能存在的物體……

  雖然搞不懂,但身體還是很誠實的走過去。

  然后,翻越破舊的窗戶,顧晨直接跳出窗外。

  “顧師弟!”盧薇薇叫了他一句,趕緊轉身跟過去。

  王警官忽然間就落單了……

  他看了看左右之后,還是決定跟上隊伍。

  誰知道昏暗的角落里到底藏了些什么……

  黑燈瞎火的環境,最容易讓人產生莫名的恐懼。

  顧晨將手電交給身邊的盧薇薇,說道:“麻煩盧師姐幫我拿一下。”

  “顧師弟是發現了什么嗎?”盧薇薇接過手電筒,好奇的問道。

  “還不清楚,看看再說吧。”

  顧晨扭動了一下手腕關節,隨后,他用雙手扳開凸起的草坪。

  然后,一點一點的向外翻。

  很快顧晨就有了驚喜的發現,這塊草坪竟然是連成一片,四四方方的像塊瓷磚。

  要不是仔細看,還真發現不了這其中的貓膩。

  “這什么?”王警官越想越不對勁,也趕緊走過來幫忙。

  兩人一用力,竟然輕松的翻開了,草坪偽裝蓋的下方,一個套著防水透明袋的黑色音響赫然藏在其中。

  “音響?!”王警官和盧薇薇齊聲道。

  但顧晨并沒有多震驚,因為剛才的分析,百分之六十是音響。

  現在對自己來說,只是過來確認一下。

  “這里竟然還有個偽裝的地窖?”王警官越想越不對,忽然驚道:“我知道了,剛才我們在柳村聽到的凄厲尖銳的慘叫聲,應該就是這玩意發出來的。”

  “沒錯王師兄。”顧晨也肯定了王警官的推測:“這里的地形比較特殊,如果將音響對準山谷,聲音是可以在空氣中傳播很遠,而且會有回音。”

  “也就是說,村民們隔三差五聽到的詭異叫聲,是人為用音響播放的?”盧薇薇忽然縮了縮脖子,感覺難以相信。

  如果真是這樣,那豈不是一個天大的陰謀?

  “這個人為什么要這樣做?”王警官皺起眉頭,感覺事情并沒有這么簡單。

  “我們會查清楚的,一定會。”顧晨對于整個事件報樂觀態度。

  最起碼,現在可以確定,整個事件并不是什么神鬼傳說,而是有人在裝神弄鬼。

  能確定這一點,就已經是個重大發現了。

  可是現在還并不能打草驚蛇,沒準幕后操縱者,就是村里的某個人也說不定。

  一旦泄露,那要再找出這個家伙,就會變得難上加難了。

  “王師兄,我覺得這個神秘人,他一定還會再來這里的,咱們先不要打草驚蛇……”

  顧晨話還沒說完,盧薇薇就扶著額頭,感覺身體有點不舒服。

  “怎么了盧師姐?”顧晨問。

  “不知道怎么了,就感覺身體怪怪的,有些難受。”

  “剛才不是還挺好的嗎?”

  “不清楚,可能是我太累了。”盧薇薇黛眉微蹙,臉色有些難看。

  顧晨越想越不對,他忽然想起之前村里的老人們,說起的一些身體癥狀,頓時心頭一驚,趕緊問盧薇薇:“盧師姐是不是跟老太太所說的那種癥狀有些相似?”

  盧薇薇眨巴著眼看著顧晨:“好像……是有點。”

  “那咱們得趕緊離開這。”顧晨很快提出建議。

  他知道這并非兒戲……

  在沒有確定清楚前,這種忽然出現的癥狀,很有可能會隨時要了大家的性命。

  王警官也同意道:“那行,咱們得把現場收拾一下,可不能讓那個神秘人發現,以免打草驚蛇。”

  “同意王師兄的建議。”顧晨也果斷做出了決定。

  他知道附近肯定有問題……

  既然鬼魅聲來自音響,那村民們出現的身體問題,肯定也跟這個神秘人脫不了關系。

  現階段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保證警員的自身安全。

  隨后,幾人將偽裝音響的封蓋,重新放在了地窖之上,并按照首先發現時的那樣,進行了一些小偽裝。

  回到柳村的時候,已經是凌晨三點了。

  顧晨將盧薇薇送回房間后,問道:“盧師姐好些了嗎?”

  “可能是我太累了,拖累了大家。”盧薇薇有些抱歉道。

  一旁的王警官也道:“別說是你,剛才我也有點身體不舒服,只是沒你這么強烈罷了。”

  隨后他又問身邊的顧晨:“顧晨你呢?有沒有哪里不舒服?”

  顧晨想了想,并且掄起兩支胳膊,來回的上下扭動了幾下,然后沉思了幾秒才道:“沒有。”

  “沒有就好。”王警官也是欣慰的松下一口氣。

  要是身邊的警員都出問題,那自己這責任可就大了。

  其實在王警官心里,寧愿自己受點傷,也不愿下屬出問題。

  “王師兄,盧師姐,你們還是早點休息吧,無論多難受,明天也最好不要表露出來,以免暴.露咱們今晚的行蹤。”

  顧晨也是在綜合考慮之后,做出的提議。

  目前來說,神秘人并沒有找到,如果一旦讓村里人發現,王師兄和盧師姐也出現這種奇怪的癥狀,那必定會懷疑幾人去過古廟。

  到那時候,要想再調查,恐怕就有些困難了。

  “放心吧,我的反應不大,估計睡一覺也就好了。”王警官看著有些難受的盧薇薇,對著顧晨說:“你留在這里照顧她,有什么情況,立馬向我匯報。”

  “是。”顧晨點點頭答應了。

  待二人都睡去后,顧晨才開始掏出筆錄本,對今晚的情況進行分析。

  “為什么盧師姐和王師兄,都出現這種可疑的癥狀,而我卻沒事,難道是因為有功能飲料的輔助?”

  顧晨現在自己也說不清,功能飲料除了能提供一定時間的充費精力,是不是也具備一定的抵抗力?

  如果真是這樣,那自己可就算萬幸,起碼其他警員出現問題時,自己還能保持頭腦清醒。

  顧晨將筆拿在手里轉動了幾下,想起今天發生的事情,便在筆錄本上書寫起來:

  “第一,鬼魅聲來自古廟的音響,有人故意在深夜裝神弄鬼。”

  “第二,還有一周的時間,柳村村民就要集體外遷,外遷之后,柳村怎么辦?如果一切都是人為,那誰是最大受益者和推動者?”

  顧晨將第二點作為新線索,重點打鉤。

  “第三,接近古廟,王師兄和盧師姐,都出現一定程度的身體狀況,這肯定跟神秘人有關系,可他又是用了什么方法做到的?”

  這點顧晨暫時也無法解釋……

  畢竟在搜索時,因為盧薇薇和王警官的身體情況,被迫中斷。

  “第四。”

  顧晨寫到第四點時,忽然猶豫了片刻,然后繼續揮筆:“第四,如何抓到這個神秘人?”

  ……

  ……

  清晨,陽光普照。

  老太太起床很早,獨自一人在廚房給三人做早餐。

  顧晨在凌晨四點的時候,小睡了一會。

  功能飲料的余波,抵消了一部分身體的疲憊,所以顧晨看起來依然很精神。

  離開房間后,顧晨直接下樓去找老太太。

  “小伙子,昨晚睡的好嗎?”老太太見顧晨來到身邊,不由問道。

  “睡的很好。”顧晨點點頭,對著老太太笑了笑。

  老太太一臉的疑惑:“就沒聽見什么動靜嗎?”

  顧晨搖頭:“沒有。”

  “沒有就好。”老太太松了一口氣,道:“以前凡是有外村人來柳村,總有一些凄厲尖銳的慘叫聲,從山谷那邊傳過來,嚇得不少人都不敢待下去,你們算是好的。”

  “那奶奶昨晚有聽見什么動靜嗎?”顧晨也試探性的問了問。

  老太太搖頭:“我們村里的老人都睡得早,一般都是清晨自然醒。”

  “至于那些詭異的聲音,開始發生的那段時間,還挺害怕的,大家晚上躲在被窩里,不敢將頭伸出來,然后第二天再到廣場來討論。”

  “但是后來,大家都習慣了早睡,也就很少碰見了。”

  老太太說完之后,舀起鍋里的小米粥,對著顧晨笑嘻嘻道:“咱們早餐吃小米粥,可養胃了,尤其是你們這些喜歡熬夜的年輕人。”

  “謝謝奶奶。”顧晨端過粥,放在餐廳的八仙桌上。

  “其他兩個呢?”老太太探頭問。

  “他們昨天太累了,讓他們再睡會兒。”顧晨說。

  老太太點點頭,也就沒再多問了……

  沒過多久,她也端了一碗小米粥,弓著背走到顧晨的身邊,然后坐在他的右側,用調羹小口小口的送進嘴里。

  “奶奶。”顧晨放下筷子,漫不經心的問道:“你們集體搬遷到梅山鎮,這都是誰的主意啊?”

  “一個鎮上的老板,那是個大好人啊。”

  提到此人,老太太還不忘豎起大拇指:“他是梅山鎮上的人,早年在東北,跟著師傅做泥水匠,學了一身的本事,回到江南市后,又跟一伙人合伙搞起了建筑隊,工程是越做越大,市里很多樓盤都是他們蓋的呢,現在也開始走正規化,叫那個什么……”

  “房地產開發公司?”顧晨說。

  “對對對,就叫那個什么開發公司,咱們柳村人要集體搬出去的那塊地,現在就有他蓋好的一棟樓,原本是準備再蓋幾棟一起賣,現在人家主動跟上面說,愿意用成本價接納所有柳村村民,可以先住進去,錢可以慢慢給,他可是解了我們整個柳村的燃眉之急啊!”

  老太太說到這,拉起衣角沾了沾眼淚:“你知道嗎小伙子,咱們柳村有本事的,都把爹媽接走了,就剩下我們這些沒人管的糟老頭糟老太太,留在這等死,要不是那個大老板,我們可能就要折壽死在這里了。”

  “奶奶,您別胡說,你們都會長命百歲的。”顧晨也是安慰了幾句。

  他現在可以斷定,如果柳村村民集體搬遷,似乎最積極的人就是這個房地產開發商老板。

  從動機來看,他確實出于善心,可作為一個商人,他圖什么?

  名譽?

  這有點扯淡。

  也說不過去。

  顧晨又問:“奶奶,咱柳村村民搬走后,那柳村怎么辦?這可是你們世代居住的地方,難道就這么丟著不管了?”

  “舍不得呀。”老奶奶用衣襟擦掉淚水后,說道:“誰愿意離家出走啊?可比起命來說,一切都不重要了。”

  “那個開發商就沒什么要求嗎?讓你們先不用交錢,就能住上新房子?”這在顧晨看來,有點不可思議。

  “也不是。”老太太沉思了片刻,嘆口氣道:“開發商老板已經跟村長達成了書面協議,只要用柳村的土地,便可以換取購房款,這對我們這些人來說,已經是天大的福利了,畢竟柳村就快沒人了,還不如接受人家這份心意呢。”

  “了解。”顧晨聽到這里,已經大概整理出線索。

  作為昨晚列出的第二條問題,基本可以得到解決了。

  柳村的集體外遷,讓原本的柳村成為一座空心村,而開發商老板不僅可以將自己的房產賣給村民,還可以用以地換房的形式推銷房產。

  表面上以慈善的形式做交易,畢竟柳村的地塊,已經無人敢接近。

  所以可以看出這個開發商老板的狼子野心,簡直惡毒到令人發指。

  第一第二個問題得到了解決,現在顧晨只剩下第三和第四個問題。

  身體的狀況,肯定跟神秘人有關,而只要抓到這個神秘人,似乎一切疑點就能解開了。

  早上七點。

  盧薇薇漸漸蘇醒,見房間內的顧晨,正坐在書桌旁,搗鼓著顏料。

  “顧師弟。”盧薇薇輕輕叫了他一聲。

  顧晨扭頭道:“盧師姐你醒了?現在怎么樣?感覺還好嗎?”

  盧薇薇在顧晨的攙扶下坐起身,左右扭了扭胳膊,再揉了揉眉心,愣道:“好像沒事了?”

  “沒事就好,昨晚可把我嚇壞了。”

  “顧師弟,昨晚你一直在這里陪我嗎?”

  “是啊。”顧晨笑了笑:“你是病號,應該的。”

  “我才不是呢。”盧薇薇撇著嘴笑道:“你可別忘了,咱倆現在的身份是情侶,我現在還是你的女朋友。”

  “是是是。”顧晨也是敷衍的點頭道:“我去給你打盆熱水洗漱,鍋里還有小米粥,應該還是熱乎著,我過去看看先。”

  顧晨說完,起身便離開了房間,盡自己“男朋友”的義務去了。

  盧薇薇靠在床頭偷笑著,卻發現書桌上,忽然多了許多小石子。

  “這顧晨在玩什么呢?搗鼓這么多石頭干什么?”

  雖然不清楚,但盧薇薇還是下了床,走到書桌旁。

  她大概的看了一下,石子的顆粒很小,并且大小均勻。

  顧晨已經將石子分成了兩部分……

  其中一部分,顧晨用美術涂料,染成了綠色,還有一部分未完成。

  盧薇薇雖然搞不懂顧晨為什么無聊到這種程度,不過還是挺欣賞顧晨的童趣。

  隨后她便拿起涂料,幫顧晨繼續搗鼓剩下的石子,也來感受一下這種無聊的游戲。

  沒多久,顧晨端著一盆熱水走進來,見盧薇薇一本正經的涂石子,也是忍不住笑出聲。

  “盧師姐,放著我來吧。”

  “顧師弟,涂石子好玩嗎?”盧薇薇斜著腦袋問道。

  顧晨沒回答,只是聳聳肩,搖了搖頭。

  “你能無聊到這種程度我也是服你了。”盧薇薇撇著嘴笑道:“但是作為你的‘女朋友’,只能陪你一起無聊咯。”

  在盧薇薇看來,不僅不會覺得顧晨很幼稚,反而還覺得顧晨是個挺有生活趣味的人。

  玩石頭,這是在追溯童年的記憶呢?還在再找尋生活的樂趣?

  顧晨走過來,將盧薇薇手里的工具都放下,說道:“先洗漱吧,這些東西我有用,并不是無聊。”

  盧薇薇忽然感覺有蹊蹺,眼神直勾勾的盯著顧晨看。

  按照自己對顧晨的了解,也確實不會這么無聊的。

  有這時間,顧晨情愿多看幾本書,充實自己的知識,也不會無聊到玩石頭。

  這么說來,這些石頭難道還另有用途?

  見顧晨一副天機不可泄露的樣子,這更加讓盧薇薇產生了好奇心。

  “顧晨,你該不會跟我說……用這些石子就能抓到神秘人?”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homyfh.live。新新小說網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xinxin001.com
pk10一天保持赢一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