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小說網 > 先驅大騎士 > 121

121

小說:先驅大騎士作者:圈紋字數:4321更新時間 : 2019-10-15 05:05:00
  不過慕容廣耘畢竟不是什么泛泛之輩,修斯這一擊雖然是迅猛快速,可是慕容廣耘嘴角微微一咧,霎時之間卻是出現了令眾人震驚的一幕。

  只見那原本還在修斯快速進攻前方的慕容廣耘竟是在頃刻之間就此憑空的消失自愛了修斯眼前,而且此刻看著修斯的進攻程序,眾人不由心頭更是大震,不由紛紛是會想方才慕容廣耘所在位置與此刻修斯攻擊點的距離,僅僅只有半個拳頭之隔。

  修斯這一擊竟是落空不由心頭就是一凜,可是還沒有等修斯反應過來,就是察覺到了身后一股強大氣息迅猛快捷地想著自己背部攻擊而來。

  修斯暗自吃驚不已,當下也是不含糊,一時之下竟是化作流光一般消失在了剛才的攻擊位置。

  “轟。”

  流光剛一消失,修斯就是出現在了另外一旁,而尾隨而來的就是一陣悶轟之聲。

  修斯一聽之下不由心頭大為吃驚,你想這慕容廣耘可非比尋常,看來身為這慕容家族的家主之人修為不可有絲毫的小覷。

  慕容廣耘一擊之后竟也是落空,神情也是微有詫異,但是神情之上竟是隱約更是浮現出了幾許笑意。

  而此刻在修斯剛才停頓的那處竟是被慕容廣耘轟出了一個巨大的坑而來,相比較之前慕容璋所使用的雷屬‘性’的斗術攻擊的空‘洞’更深更大。

  修斯望著那巨大深坑不由就是心頭一陣駭異,余悸不已,暗想那一擊若是沒有躲過只怕自己三魂也得丟了兩魂了。

  這兩人一來二回竟是誰也沒有占到上風,竟是暫時出現了平手之局。

  可是,一招之約卻還是沒有達到,一者攻擊一者防御躲閃,沒有展開真正的對面撞擊,看來好戲還是在后頭。

  這點想法是一時之間出現在了其他五人心頭。

  慕容璋與慕容墜慕容煙雨這三人心頭更是澎湃,修斯與他們三人乃是同一年齡的青年,然而對方修為如今卻是能夠與慕容廣耘媲美,而慕容闊與慕容唐在驚嘆慕容廣耘這個慕容家族家主的修為‘精’深之余,對于修斯的修為更是刮目相看,然而,方才慕容廣耘使出的那招他們心頭更是大為震動。

  慕容闊與慕容唐兩人心頭震動的也正是修斯心頭震動的。

  方才慕容廣耘是如此做到在自己那般近距離攻擊下突然之間消失并且是出現在了自己身后并發動攻擊的,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招數不成?

  不過,此刻兩人沒有勝負之分,況且此刻地方有限,因此兩人只是憑借著自身的雄厚斗氣攻擊,至于斗術誰也是沒有施展一種。

  倘若這么兩個人一人施展一個斗術相互斗法只怕這慕容家族的一塊地方就得步皇城的后塵了,畢竟這慕容家族雖大但還是無法與皇城宮殿之大相比較的。

  這刻兩人誰也是沒有進攻,似是在找準時機下手一般,不過,兩人之間雖然沒有憑借強悍的斗氣硬拼,但那兩人之間產生的強大的氣息氣場此刻卻在無形之中相互角斗起來,這種情況在場的幾人都是察覺到了。

  而且,這兩人之間的斗法這時候已經是招致了慕容家族的其他修煉者好奇而來,至于那慕容家族之外的修煉者是否察覺卻無從而至。

  兩股氣場相處糾纏在了一起,頃刻之下竟是在兩人中間地帶出現了陣陣塵土,地面原本緊固的土地竟是在無形之中被風化了一般。

  僅僅是兩人之間的氣場竟是有如此修為,來者眾人紛紛心頭驚呼道。

  然而,這后來者心頭更是好奇,這與慕容家主斗法的另外一人他們卻不知是誰,這股斗氣氣息很是陌生,因此驚異之余卻還是多了幾分的好奇。

  然而,就在此刻,正當修斯與慕容廣耘兩人相互憑借氣場角斗之際,只見兩人突然有了舉動。

  片刻之下,兩道金光急閃,竟是極為迅捷快速的相互的對沖了而去。

  僅僅是瞬刻之下,眾人還沒有來得及眨眼再看就只聽得一聲巨響傳來。

  竟是在這個時候這兩股強大的修煉斗氣撞擊在了一起。

  撞擊之聲雖大但是這力量顯然是在兩人的控制之下,如不然這么兩個高手想回憑借強悍的斗氣碰撞那種力量只怕是不必任何一種高階斗術差,甚至還要強上好幾倍才是,但是此刻撞擊之聲雖大,但過后那撞擊的位置卻是出了一股股強大‘逼’人窒息的氣息向著眾人傾壓而至之外,對于周圍的環境卻是沒有什么很大影響。

  眾人紛紛面‘色’大變,心頭震驚不已,對方究竟是何人?竟是由這般厲害的修為,居然能夠與自己的家主斗法至如此地步?不時那些后來者心頭更是好奇了起來。

  可是,這刻眾人正更加期待接下來的情況之時,卻是見兩股金光快速想著后方退卻而去,隨即便是見兩人斗氣內斂,斗芒消失,眾人這刻一見此種情況不由有些掃興,暗想剛以為到興頭上了卻是結束了。

  眾人所想并不錯,這刻修斯與慕容廣耘在那次撞擊之下之后退卻就是收斂斗氣停息了斗法,兩人之間方才的那次便是正面碰撞,正面‘交’手,誰也沒有躲閃之勢。

  “前輩還是技高一籌。”

  眾人心頭略加掃興之余卻還是較為關注此刻兩人斗法的結果,尤其的慕容墜等人,然而修斯此言一出便是讓所有人心頭頓時有了結果。

  “姜還是老的辣。”

  眾人心頭紛紛一種早有預料之中的想到,但是此刻見著修斯本體從斗芒之中出現之際卻是紛紛驚呼出了聲來。

  “怎么肯能?”

  “這小子是誰?如此年輕居然有此修為?”

  “不知道,該不會是來慕容家族挑釁來的吧?”

  一時之間眾人紛紛猜想聯翩。

  這刻場面一時有些熱鬧了起來,議論紛紛,眾說紛紜,對于眼前這個能夠與自己家主力拼的年輕人,眾人心頭都很是好奇,尤其那對于這個過程是一清二楚的慕容闊與慕容唐幾人更是心頭震驚不已。

  他們幾人原本以為這年輕人修為是不差,但是卻沒有想到會厲害到如此地步。

  這幫隨后才趕過來的人當中其中還有幾位慕容家族的長老們,此刻走出來三人朝著慕容闊與慕容唐兩人走了過去。

  “二長老,這究竟是發生何事?為什么家主會與這年輕人動起手來?”

  為首的一身著白衣的老者率先問道二長老慕容闊道。

  而此話一出其余兩人跟上的長老級人物也是紛紛點頭似是在詢問。

  此刻問話的白衣老者名叫慕容眴,乃是慕容家族的三張老,地位很是不一般,而其余兩位便是五長老慕容揚以及六長老慕容柏木。

  慕容闊看著此刻走進的三人點了點頭,當下便是心頭尋思,暗想你們是從哪里看出我們家主這是在對這個年輕人動手了,剛才的情況難道沒有看清楚不成?在說我們家主會放下那般身份而去教訓一個年輕小子不成?

  慕容闊心頭是這般想著,但是卻也礙于對方情面自然是不會說出來,當即神情微微一變看著慕容眴說道。

  “三長老,這并不是我們家主對那年輕人動手,剛才的經過你可能并不清楚,家主這是在與那年輕人切磋試探呢。”

  慕容闊雖然也是覺得慕容廣耘這種與修斯切磋試探的舉動很是不明智之舉,但是眼下事情已然是發生,他心頭如何做想也是無濟于事,況且,慕容廣耘乃是慕容家族的家主,對于慕容廣耘的‘性’格,這些作為家族的長老們心頭很是清楚,知道就算他們又心勸阻只怕也是起不了絲毫的作用,因此,就在修斯與慕容廣耘‘交’談之際慕容闊與慕容唐兩人并沒有出聲提醒。

  慕容廣耘作為慕容家族的家主能夠在家族內部讓那些長老就是一些基本的提醒之舉都是不敢‘亂’子做出,可見,這慕容廣耘在中長老心頭的地位卻是如何?看來,這慕容廣耘可真不是一個簡簡單單靠著家主地位來震懾他人的人罷了,也正如修斯方才所猜測的那樣,慕容廣耘此人很是不簡單,實力能夠震懾眾長老,使得他們是服服帖帖,但是其中除了這實力因素之外只怕還有什么手段才是。

  慕容闊此言一出,那慕容眴神情微微一凜,眉目反轉之際顯然是此刻心頭已經在尋思著什么了,而這刻他身邊的慕容揚以及那慕容柏木兩人也是心頭沉思了起來。

  他們幾人雖然不知道這件事情其中的細節的,俺是就自己家主慕容廣耘的‘性’格便是能夠知道,慕容廣耘絕對不會輕易對一個年輕人動手或者是試探切磋,看來此刻眼前的這個年輕小子很是不簡單才是,竟是能夠讓向來對任何事情‘波’瀾不驚的慕容廣耘產生了興趣。

  而且,就剛才兩人最后的那一擊沖撞之間雖然產生的力道不是很明顯,但是那兩股斗氣之中產生的‘精’純氣息卻很是明顯,顯然剛才兩人是在控制自己體內的斗氣力量使然。

  想到此處慕容眴三人不由就是相互‘交’換了一個眼‘色’,神情之中更是驚異之‘色’,此刻目光卻是轉向了修斯身上。

  慕容黎一直是沒有人去管,慕容廣耘沒有關心,就是后來者也是似乎就沒有注意到這慕容黎的存在一般。

  此刻慕容黎好不容易從剛才的痛苦當中醒轉了過來,深‘色’很是蒼白,方才修斯雖然是手下留情,但是對于慕容黎的沖擊卻還是極為強大的,她實在是想不明白,就剛才那么近距了的突然攻擊竟然還是給修斯給防御住了,而且還被其反制下來,這不得不說是一種極大地諷刺。

  慕容黎再次痛呼了幾聲,一邊與其最近的慕容璋此刻卻是已經注意到了慕容黎的情況。

  慕容璋是將剛才修斯與自己父親的‘交’手過程的一幕幕都是看在眼里,此刻修斯的能力在慕容璋心頭猶如一般天神存在,慕容璋此刻哪里還敢有絲毫觸及修斯眉頭的想法,恐怕有只有這不知好歹的慕容黎才會做出那種蠢事罷了。

  “怎樣了?”

  慕容璋迫于修斯的威壓,所以一直沒有敢挪動絲毫來觀察慕容黎的傷勢如何?此刻終于是松了一口氣當下便是輕聲問道。

  然而從慕容璋的神‘色’當中卻是察覺不到絲毫關心的神情。

  “應該沒事。”

  慕容黎雖然感覺周身還是有這痛感,然而斗氣運理一周天之后卻是察覺到自己并沒有什么內傷,察覺到這刻的異樣,慕容黎說了一聲便是眼神很是復雜地看向了此刻與慕容廣耘相互含笑對視的修斯。

  “哈哈,果然是不同一般啊。”

  見修斯竟是主動認輸了,慕容廣耘心頭微微一動當即便是爽朗笑了起來說道。

  慕容廣耘哪能不明白修斯此話究竟是何意?方才兩人雖然正面碰撞僅僅是半刻之久,然而兩人‘交’手之間卻是擁有千奇萬般的復雜過程,這是旁人難以察覺到的,而在這個過程慕容廣耘倒也是沒有自詡夸大,的確修斯落于了下風,然而慕容廣耘就在方才的‘交’手過程中卻是隱約察覺到了異樣。

  似乎修斯體內斗氣的氣息自己曾經在哪里察覺到過一般,然而,這一時半刻之下竟是想不起來。

  慕容廣耘這爽朗一笑一說當即便是將原本沉默猜測揣摩的場面氛圍給緩和了過來。

  慕容廣耘此刻笑著走近了修斯,然而就在這一刻慕容廣耘卻是以一種旁人難以察覺的眼神很有深意地看了修斯一眼,似是在驚奇卻又似是在詢問一般。

  修斯作為當事人,立馬便是察覺到了慕容廣耘的眼神之中的復雜,心頭當即微微一凜,暗想難道他還察覺到了什么不成?

  兩人之間的切磋試探其實相互之間有時有著一定的收獲,但是卻又是收獲不大,因為到目前為止兩人雖然各自‘露’出了一絲實力,但是相互可是知道各自都是保存這絕大部分實力的,投石問路效果不佳,但是眼下的情況卻也只是如此別無二法。

  慕容墜心頭此刻就是一松,看了看身邊慕容雨煙的俏臉,微微一笑,可見此刻見修斯與慕容廣耘的關系似是比自己與慕容廣耘的關系要好上不少,不由心頭苦笑不已,自己這個親生兒子還比不上一個今日才認識的修斯,無奈無助卻又是帶著些許的蒼涼。

  慕容廣耘此刻掃視的眾人一眼,與修斯已經是并前站著,在修斯看來雖然沒有半點察覺到慕容廣耘此舉的作用所在,但是作為那些老成‘精’了的長老們來說卻是一眼便看出來了,慕容廣耘能夠與此年輕人并肩而站,可見其對于眼前這個年輕人的態度究竟是何如了?然而眾人心照不宣,只是頭來驚奇神‘色’。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homyfh.live。新新小說網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xinxin001.com
pk10一天保持赢一千